法兰克的手艺_酷故事

有个女人有一个独生儿子,名叫法兰克。她很想让儿子学一门手艺,法兰克回答说:“给我找个师傅,我就去学手艺。”于是,他母亲给他找了个铁匠当师傅。

法兰克就到铁匠铺去干活了。有一次,他不小心被锤子砸伤了手,就回到家里对母亲说:“妈妈,我不是当铁匠的料子,再给我另找个师傅吧。”

妈妈到处给他找师傅,结果找到了一个铜匠。法兰克在这个铜匠家里干活,又不小心让钻子刺穿了手。他回到家里对母亲说:“妈妈,给我另找一位师傅吧,我也不是当铜匠的料子。”

他的母亲回答说:“孩子啊,我的家当就只有手里的这十杜卡特钱了。要是你学到一门手艺,那倒挺好!要是学不到,我真不知道你该怎么办了。”

“这样的话,妈妈,”法兰克说,“你顶好把这十杜卡特钱给我,让我去碰碰运气,看看我是否能靠自己学到一门手艺。”

母亲把十个杜卡特给了法兰克,他就离开了家。他走着走着,走进一片树林里。这时,四个强盗突然蹿出来,高喊道:“脸朝地面!”

强盗头子心想:这家伙竟然比我们还要硬。我们让他入伙怎么样?于是,他问法兰克:“小伙子,跟我们一起干行吗?”

“我们的手艺很体面,”强盗头子回答,“我们碰到人就拦路抢劫,要是他们不肯把钱交出来,就把他们干掉。然后,我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去闯荡江湖。”

就这样,法兰克和这伙强盗一起去四处游荡,拦路抢劫。一年后,强盗头子死了,法兰克当了头头。一天,他命令强盗们都出去抢劫,他自己留下来看守赃物。他忽然想出了一个主意。“我把这儿的钱全带走。我把钱让骡子驮着,溜之大吉,不让他们知道我逃到什么地方去。”他果真这样干了。

他回到母亲的门口,敲敲门。“妈妈,我回来了,开门哪!”他母亲开了门,看见儿子站在面前,手里牵着一头骡子。他马上开始卸那几麻袋钱。

母亲根本不明白儿子说了些啥,心想这准是一门好手艺,也就不再多问了。说也巧,他的母亲和一位主教关系很好。第二天,她到了主教那儿,说:“神父,你的老朋友回来了,你知道吗?”

“嗯,学到啦。他学的是体面的手艺。他有吃有喝,还有工夫闲逛哩。还有,他挣的钱是用骡子驮回来的。

“真的?真的?”主教问道。他是个精明的人,心里已有了数。“叫他来见我,我想跟他谈谈……”

“我有十二个羊倌和二十条狗。要是你能从我的羊群里偷走一头公羊的话,我就给你一百杜卡特钱。”

“我的朋友,”法兰克回答,“既然你有十二个羊倌和二十条狗,我怎么能成功呢?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吧,让我们试试看。”

他打扮成一个修道士,来到羊倌们跟前。“喂,羊倌们,拴住你们的狗吧,我是个修道士呀。”

羊倌们拴住了狗,说:“过来吧,神父,到火堆这儿来,跟我们一起暖和暖和吧。”

法兰克和羊倌们在火堆旁坐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面包,开始吃起来。接着,他又从包里拿出一瓶酒来,装着要喝酒——请注意,他只是装着喝,因为酒里已掺了。一个羊倌开了腔:“嘿,神父,你就这样吗!你又吃又喝的,不让我们沾一点光!”

“先生,”法兰克说,“我只喝一口就够了。”于是,他把酒瓶递给那个羊倌。那个羊倌喝了一口,别的羊倌也都一个接一个地喝了。等这瓶酒喝完后,羊倌们都醉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这时,只有一个羊倌还醒着,他说:“咱们正要跟这位修道士聊聊呢,可你们都睡着啦。”可是,这句话刚出口,他也打了个哈欠,接着呼呼地睡着了。

法兰克确信他们都睡熟以后,便把这十二个羊倌的衣服都脱下来,给他们换上修道士道袍。然后,他捉了一头最肥的公羊逃走了。回到家里,他杀了羊,烤熟后,给主教送去一条腿。

羊倌们醒来后,发现自己穿着修道士衣服,马上就明白了:有人来偷过东西。“我们怎么向主教交代呢?”他们不知怎么办才好。

“你去解释一下吧,”一个羊倌说。“不,还是你去好,”另一个羊倌说。可是,推来推去,没有一个人愿意去。结果,他们决定一块儿去。他们走进主教的家,敲敲房门。主教的女仆瞧见来了一伙人,便对主教说:“主教,走廊上站着一些修道士,他们要进来!”

看到这些羊倌们都是一身修道士打扮,主教马上就明白了,这肯定是法兰克干的,不会是别人他自言自语地说:“看来,他真的学到手艺啦!”他派人把法兰克叫来,给了他一百个杜卡特。

“哎,我的朋友,”主教说,“我们再赌一次吧。这一次的赌注是二百杜卡特钱。乡下有座教堂,它是属于我们教区的。要是你能从那座教堂里偷出任何一样东西,你就赢了。我给你八天的期限。”

主教把住在那座教堂里的隐士叫来,对他说:“你要提高警惕,有人想偷那座教堂里的东西。不论白天还是黑夜,你都要好好看守。”

法兰克七天七夜没有行动。到第八天晚上,法兰克走近教堂,躲在一个角落里。那个可怜的隐士已七天七夜没睡觉了。这会儿,他走到门口,自言自语地说:“七个晚上过去了,他没有露面。今天是最后一个夜晚,都敲过了六点,他还没来,这表明他害怕了。可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我去解个手,回头睡一会儿。”

法兰克听到了隐士的每一句话。在他去厕所时,法兰克一个箭步蹿进教堂里,躲了起来。隐士回来后,把所有的门都拴好,然后,精疲力竭地躺在教堂的地板上,呼呼地睡着了。这时,法兰克把教堂里的雕像都收集起来,放在隐士的周围,还在他的脚边放了一只麻袋。然后,他打扮成一位神父,走上圣坛的台阶,开始布道: “教堂的隐士,拯救你的灵魂的时刻到了!”

可怜的隐士蜷缩着身子钻进麻袋里。法兰克走下圣坛台阶,把麻袋扛上肩,离开了教堂。他走进主教家里,把麻袋扔在屋子中间。“哎哟!”隐士在麻袋里痛苦地叫着。

“法兰克,我的朋友,”主教说,“这是二百杜卡特钱。我看得出,你的确已精通了这门手艺。我们两人交朋友吧,要不,你也会把我弄到这个袋子里去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