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别搞错了!每日读书打卡挑战 第一周(48—414)节选范文

:想了一会儿,回答说:“爸爸,我希望有十一个女孩子,相貌、身材、高矮全跟我一样。”她父亲也是一位国王,因此说:“只要可能,一定满足你的心愿。”说罢就下令在全国寻找,直到找出了十一个和他女儿长相、身材、高矮一模一样的少女。少女们来见公主,公主让仆人缝了十二套完全一样的猎人服装,命令她们每人穿上一套,她自己则穿了剩下的第十二套。随后她告别父亲,带领十一个少女骑马来到她从前的未婚夫的王宫。想当初,他是多么爱她啊。到了宫里,她问国王需不需要猎手,能不能让她们一起给他当差。国王打量着她,却未认出她是谁。既然都是些漂亮小伙子,国王说,好吧,他乐意雇佣她们。这样,她们便成了国王的十二个猎手。

节选:从前,有三只小猪跟他们的妈妈住在一起。有一天,猪妈妈对三只小猪说:“孩子们,现在你们已经长大了,可以独自生活了。你们都离开家,去建造自己的家吧。”于是,三只小猪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向妈妈告别。他们离开妈妈家,去建造自己的新家。第一只小猪热爱美食,尤其喜欢制作蛋糕和点心。他装满了做糕点用的东西:模具、擀面杖、糖豆,等等。他用攒的钱买来砖头、灰浆和瓦片,建起一幢有大厨房、大烤箱的砖房。从此以后,他每天都可以在自己的砖房里,烤制自己喜欢的点心。第二只小猪的梦想是成为木工,他喜欢锯木头,做家具。他的工具箱里装着锯子、凿子、刨子等木工工具。离开家后,他砍树、锯木头,给自己建起一座木屋。从此以后,他每天都可以在自己的木屋里做木工。第三只小猪的爱好是玩。他喜欢跳绳、跳棋等各种游戏。离开家时,他的小行李箱里装满了玩具:象棋、跳棋、球拍、跳绳和溜溜球。他用稻草给自己搭了个草棚子,高高兴兴地住了进去。虽然草棚子顶上漏了一个洞,但晚上可以透过洞看到星空。

节选:于是父亲又说:“谁能给我找来最漂亮的金戒指,谁就继承王位吧。”说完又领三兄弟到宫前,吹起了三片羽毛到空中,让他们跟着羽毛走。两个大儿子又各奔东西,老三的羽毛一直朝前飞,在地窖门旁边落了下来。他又走到胖蛤蟆那儿,对它说,他需要一枚漂亮的戒指。胖蛤蟆立刻叫小蛤蟆搬来匣子,取出一枚戒指送给他。这戒指闪着宝石的光彩,漂亮得人世间没哪个金匠打得出来。两个哥哥呢,笑小呆子竞也想找金戒指,自己却一点儿不肯卖力气,随便把一只旧轮轴敲去了钉子,就拿回去给国王。可是,当小呆子亮出他的金戒指时,父亲马上又说:“王国属于他!“

节选:从前有一位老王后,她的丈夫很早就去世了,她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女儿长大后,与远方的一位王子订了婚。结婚的时间临近,公主要启程去完婚了。老王后为女儿准备了丰厚的嫁妆-珍珠宝石、金银器具,应有尽有,因为她非常爱自己的女儿,想把一切好东西都给她。老王后还安排了一个侍女照顾公主,交代她要把公主安全送到新郎身边。然后,老王后为她们准备了两匹马,公主骑的一匹马叫法拉达,这匹马可不一般,它能和人说话。临行前,老王后拿出一把小刀,把自己的手指割破,滴了三滴鲜血在一块洁白的手帕上,递给她的女儿说:“亲爱的孩子,把这条手帕带在身上,它会保佑你一路平安的。”公主把手帕揣进了怀里,和母亲依依惜别,然后骑上马,踏上了新的旅程。

节选:从前,一只猫认识了一只老鼠,于是喋喋不休地大谈自己多么爱它,多么渴望与它交朋友,直到老鼠终于答应与它住在一起,共同过日子。“咱们应该做过冬的准备啦,不然到时候会挨饿的。”猫说,“你,亲爱的老鼠,可别到处乱跑啊,我真担心你到头来会闯进笼子里去的。”好心的劝告被接受了。它俩买来了一罐猪油,可不知道把油放到哪里才好。考虑了好久好久,猫才说:“我想,要藏猪油,没有地方比教堂更合适,在那儿谁也不敢偷东西。咱们就把罐子搁在祭坛底下,不到必需的时候不去动。”这样,油罐就放到了安全的地方。

节选:从前有一只老母羊养了七只小山羊。它很爱它们,就像母亲都很爱自己的孩子一样。一天,它要去森林里寻找食物,就把七只小羊全叫到身边,说:“亲爱的孩子们,我要到森林里去,你们可得提防着狼啊。它要进了屋,会把你们连皮带毛全都给吃掉的。这个坏蛋经常化装成别的样子,不过嘛,从它那沙哑的声音和黑色的脚爪,你们立刻可以认出它来。”小羊儿们回答:“好妈妈,我们会注意安全的,你放心去吧。”老母羊咩咩叫了几声,安心地走了。没过一会儿,有谁在外边敲起门来,还高声叫:“开门,我的乖乖,你们的妈妈回来了,给你们每个人都带来了点东西。”可小羊们一听声音那么沙哑,便知道是狼,一起叫起来:“我们不开门,你不是我们的妈妈,她的声音又软和又好听,你的声音却这么沙哑,你是狼!

节选:从前有个人养了一头驴。很多年来,这头驴任劳任怨,一袋一袋地替主人往磨坊驮麦子。可眼下,驴的体力渐渐用完了,干起活儿来一天不如一天。于是,主人想杀掉它,好节省一份饲料。

驴发现情况不妙,就逃走了。它走在前往不莱梅的大路上,它认为自己可以去当一名市立乐团的乐师。

还没走多远,驴发现在路上躺着一条猎狗。猎狗气喘吁吁的,像是跑得很累的样子。“喂,狗老兄,干吗喘得这么厉害?”“唉,”猎狗叹道,“我老啦,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也不能再去打猎,主人就想打死我,我只好溜了。可现在叫我拿什么挣饭吃呢?”“告诉你,”驴说,“我正要去不莱梅,准备当市立乐团的乐师。一块儿走吧,让乐团也收下你,我弹琉特琴,你敲铜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