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 杨紫琼:打出一个女人的多重宇宙

昨日(2月27日),被誉为奥斯卡风向标的“第53届演员工会颁奖礼”在洛杉矶举行,最佳女主角奖由杨紫琼凭借《瞬息全宇宙》获得,这也是演员工会奖历史上诞生的首位亚裔影后。

在颁奖礼上,杨紫琼激动地表示:“如果我说话,我的心脏会爆炸。你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旅程,如过山车跌宕起伏。但最重要的是,我们永不放弃。我很感激——这不仅是给我的,也是给每一个长得像我一样的小女孩的。谢谢给予我们一席之地,我们需要被看见,需要被听见。”现场,她甚至激动到爆粗口,F与S齐飞。

获得剧情类最佳女主角的是凯特大魔王,两人还将在3月12日的奥斯卡颁奖礼上狭路相逢竞逐最佳女主角奖

因为在2022年的极高影响力,杨紫琼还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年度偶像,登上封面——也是亚裔女星的第一次。

看得见的是站在金字塔尖的巅峰时刻,看不见的是底下积累的每一个小石块。从1983年出道到2023年,整整40载“打女”生涯,杨紫琼硬是凭实力打出了一个女人的多重宇宙。

杨紫琼是马来西亚华裔,1962年出生在霹雳州首府怡保的一个富裕家庭,祖父是“马来西亚交通之父”,创建了巴士公司,父亲是有名的律师,被授予拿督爵位。杨紫琼小时候喜欢跳舞,4岁就开始学习芭蕾,15岁跟着父母去英国,还考进了著名的伦敦皇家舞蹈学院,获得戏剧舞蹈专业学士学位。

因为苦练舞蹈时导致脊椎受伤,她才不得不终止了舞蹈生涯。1983年,21岁的杨紫琼在妈妈的鼓励下参加了马来西亚小姐选美,并获得冠军,代表马来西亚出征世界小姐。她说自己当时其实不太愿意参加选美比赛,但母亲对她说:“你想想,你只有在人生中的这个时期才能做这种事,就把它当作是上台表演的经验。”

选美夺冠后,杨紫琼开始有一些演出的机会。1984年,她受邀到香港和周润发合拍广告片,从此与香港影坛结下不解之缘。同年的电影处女作《猫头鹰与小飞象》里,她饰演一个柔柔弱弱的女教师,总是被学生欺负得两眼泪汪汪。

这部戏的导演和男主角是洪金宝,杨紫琼在片场看到洪金宝拍打戏,觉得很有意思,武打动作好像舞蹈一样——练舞出身的她觉得自己也可以打呀,于是戏拍完她就跟着洪家班练拳,练了几个月之后,在次年的电影《皇家师姐》里,杨紫琼就化身“打女”,拉开了她日后40载的打女生涯序幕。

她说自己从小就有个“女侠梦”,“小的时候一定会背着一个剑在后面,好像跟我弟弟玩的时间,两个人都骑马,打啦,噌噌噌,那个时间已经想要做大侠了”。

《皇家师姐》让杨紫琼被香港电影金像奖提名为最佳新人,之后她又接连拍摄了《皇家战士》《中华战士》《通天大盗》等多部动作片。当年邀请她拍摄手表广告的老板潘迪生,此时也将洪金宝创办的“德宝电影”收入囊中,签下杨紫琼作为演员,并展开热烈追求。1988年,杨紫琼息影,与潘迪生成婚,被港媒称为“嫁入豪门当少奶”,潘家几代从事钟表珠宝生意,事业版图不小。

但她很快发现少奶奶的生活并非自己“真身”,也不习惯要依赖丈夫生活。3年后,两人短暂的婚姻即以分手告终。离婚后的潘迪生火速再婚生子,而杨紫琼火速复出影坛继续做她的“打女”,复出第一部戏是和成龙合作的《警察故事3超级警察》。

曾经有一位导演对她说,拍打戏不能因为是女孩子就花拳绣腿,这句话让杨紫琼记了一辈子,让她打起来比男演员更拼命。《警察故事3》里,一场从前车顶滚到后车顶的戏,亲自上阵,摔到行驶车辆的挡风玻璃上,差点脑袋着地。后来拍摄《阿金》,她又要从桥上往底下行驶中的大卡车车厢里跳,尽管有软垫保护,因为落地位置不巧,还是身受重伤当场昏迷——看过纪录片《龙虎武师》的都知道,香港电影界有一种职业叫“龙虎武师”,除了做武术指导,还有一个职能就是替主角做危险动作替身,冒险受伤是家常便饭,在没有绿幕的时代,真个就是直接从四五层楼往下跳的程度。有些打星号称亲自上阵,实际上没少用替身,但杨紫琼却坚持亲自打亲自跳,什么危险动作都是自己来,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她回想起来却只会笑笑说:运气好。

凭着“不要命”的复出,杨紫琼渐渐打响了名堂。1997年,在吴宇森的建议下,她前往好莱坞发展,拍摄了《007之明日帝国》,称为首位能打的亚裔邦女郎。美国媒体评价说:“杨紫琼不是第一个与邦德平分秋色的邦女郎,但她是唯一一个让人为之侧目的女性,以其漂亮的身手打下了在好莱坞的江山。”

其实好莱坞的江山哪有那么好打。香港影坛就曾有多位巨星勇闯好莱坞,可惜并没有激起多少水花。更多的亚裔明星只能在好莱坞打酱油,混个脸熟都不容易,老外分不清亚洲人的脸,现在都常有走红毯被叫错名字的。回溯到上世纪90年代,亚裔演员想要让自己被好莱坞“看见”,就更是难上加难。

杨紫琼曾回忆说:“那时只有‘精英集团’会看亚洲电影,例如昆汀·塔伦提诺,而他当时还是个出租录像带的家伙,对吗?他当时还是个录像带出租店的店员,吸收了来自东方全部这些了不得的东西。而即使在当时,吴宇森刚出头的时候,也只有‘精英集团’欣赏他的才华。我还记得第一次参加会议,第一个被问到的问题都是:‘天啊!你会讲英文!’嗯,是啊,我会。”

每当遇到质疑她不会讲英文的人,她就会笑着回答:我搭飞机到这里花了13个小时,路上就学会了啊。

她不甘心被塑造成亚洲女人的刻板印象:“我们被塑造成像是明朝花瓶,脆弱易碎,摆在背景当装饰。……不然就是演红颜祸水的女子,譬如唐人街的,像是苏丝黄。但是那些形象已经变了。我们必须呈现当下的女孩们、女士们是什么样子。她们聪明能干、独立自主,她们强悍但不是那种——嚣张的泼妇。我认为让大家知道女人可以很强悍,同时又很性感,这件事很重要。”

所以她塑造的邦女郎,是一个“金刚芭比”,“她们不只是引人遐想的对象,不只是穿着比基尼的女人。她们可以穿着比基尼,但看起来非常了不得”。

勇闯好莱坞的杨紫琼,却不止一次表示自己身上有“俞秀莲”的影子。俞秀莲是《卧虎藏龙》的主角,与章子怡饰演的玉娇龙的飞扬跋扈形成鲜明对比,被杨紫琼看作是“很传统很有内涵的中国女性”代表——勇闯好莱坞的打女杨紫琼说自己身上有中国传统女性的烙印,可见若非是我们对杨紫琼的认识有误,就是我们的文化一直以来对中国传统女性有着误读。在杨紫琼的认知里,中国传统女性的特点就是:“永远都为其他人好,带着很多抱负。”她们身上常见的隐忍并非软弱,只是负重前行。如果不是迫于文化压力必须为这为那“牺牲”,她们可以开创自己的多重宇宙。

多年打戏生涯留给杨紫琼一身伤痕,好几次她也会想,不要再拍动作片了,真的好惨,台上看起来是飒爽英姿,导演一喊cut,自己在片场就痛得只能像个老头子一样弓身驼背走路,不是这里青,就是那里肿,断骨伤筋是家常便饭。但休息不了几个月,又觉得动作片高难度很有挑战,来吧,再接着玩。

打星似乎总有一种宿命,就是——拿不到奖。可能因为打戏会让评委忽视演员的演技,武戏突出,文戏就容易相形见绌。但杨紫琼一直在磨练自己的演技,因为她觉得:“动作做得再漂亮,你看了几分钟就会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