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有了电子设备后我们还需要安徒生吗?

。为纪念安徒生,1967 年国际儿童读物联盟 ( IBBY ) 将每年的 4 月 2 日定为

如今,孩子的阅读已经成了父母的难题:电子设备越来越普及,孩子接触互联网和电子技术的年龄也越来越小,沉迷网络和游戏的孩子,更难静心阅读经典作品了。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发展突飞猛进,大型语言模型如雨后春笋般发布,我们的孩子们无疑要面对一个变化更快、更复杂的世界。

当程序已经可以自如运用人类的语言,文学经典的价值在哪里?想培养孩子阅读经典,我们还有机会吗?

知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在《安徒生童话》的序言中写道: 安徒生童话是可以从小读到老的书。好的童话能把大人的世界和孩子的世界联系起来。

安徒生的童话实在有趣,丰富的故事情节就足以吸引孩子,而长大以后再回想,更能发现其中的深意回味绵长,常读常新。

《安徒生童话》也是一本适合亲子共读的作品。孩子读安徒生,能让他们受益一生;大人读安徒生,不仅能回到孩子的世界,给孩子更好的陪伴,也能重新发现自己内心最温柔的角落,在自己忙碌的人生当中找回一份单纯的诗意,一份温暖的悲悯。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离不开厚重的积淀。安徒生把一生都献给了童话,如他自己所说的, 我为自己的童话付出了巨大的,甚至可以说是无可估量的代价。 他在儿童文学领域开创性的成就,也启发了后世无数为孩子写作的作者。

在这位伟大作家的诞辰之际,让我们在纪念安徒生的同时,也致敬全世界所有专心为孩子写作的作家们。

托摩脱 蒿根,挪威著名儿童文学家、翻译家。1990 年以 《夜鸟》一书荣获 国际安徒生奖。蒿根在儿童文学创作中善于将挪威的古老童话和神奇传说与儿童文学的经典传统巧妙地相结合,其作品对孩子的孤独情感给予了特别关注。

蒿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二十四种语言行销全球,他一生获奖无数,除 国际安徒生奖 (1990)外,更荣获 德国青少年文学奖 (1979 ) 、 挪威影评人奖 (1979)、 巴斯蒂亚奖 (1958)以及 挪威童书大奖 等殊荣。

《总有一天会长大》的主人公约根是个瘦小的男孩,敏感且十分胆小,夏天来了,他却不肯换下冬衣,生怕别人嘲笑他的胳膊、腿太细。他不喜欢手枪、汽车,却喜欢洋娃娃——总之,他就是这么瘦小柔弱、惹人怜惜。很多孩子从约根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毕竟,我们每个人在成长中都有这样那样的不顺利和不完美。在妈妈的呵护和朋友的支持下,约根逐渐学会了接纳自己、突破自我、建立自信的过程,也完成了真正的成长。

约根心里很紧张,可是他又不想表露出来。尽管他很害怕,可另外一个声音在驱使他不断地朝大岩石的顶端靠近,这个声音就是他心中那个一定要勇敢登上大岩石的约根发出的。约根也不明白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强大的马丁不许他攀登大岩石,可他现在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爬了!

……约根站在那里,朝又脏又湿的睡衣上拍打着尘士。他们终于站在了这块 马丁石 的顶上。约根简直不敢相信他成功了!

src=安妮 M. G. 施密特,荷兰著名儿童文学女作家,是荷兰第一位全国少年儿童文学奖得主(1965 年泰隆 泰森奖)。

1987 年,施密特的所有作品获得荷兰文学重要奖项一一康斯塔丁惠更斯奖。1988 年,儿童文学泰斗、瑞典作家林格伦亲自为七十七岁的施密特颁发了安徒生奖。

你一定读过不少关于猫的故事,但《猫女咪妮》要讲的这只猫——确切地说,她似人又似猫——恐怕是风车王国荷兰最有名的一只猫。故事发生在一个叫芒刺的小镇,那里有不得志的小报记者、迂腐却正直的校长、道貌岸然的工厂主、虛情假意的房东,还有爱打抱不平的小学生,更有一群形形、古灵精怪的猫。因为猫女咪妮的出现,看似平静的小镇开始暗流涌动……

《猫女咪妮》是施密特本人最为喜爱的一部作品,曾获得 1971 年荷兰儿童文学 银石笔奖 ,被译为十几种语言出版。2001 年,这部极具想象力的幽默喜剧被再度挖掘,拍摄成同名电影公映,由荷兰著名女星卡里斯 范侯登主演,风靡一时,中央电视台也曾播放过该片。

咪妮确实觉得冷,要是身上又长毛了肯定好极了,她心里想。一身姜黄色的厚毛,在太阳底下舒展全身,躺在屋顶的瓦片上。在空中抬起一条腿梳洗全身,在爪子的肉趾上这咬咬那咬咬,更是天赐福佑。高兴了伸出爪子秀一秀,不高兴了收回去,简直洪福齐天了。把崭新的椅子抓个遍体鳞伤,直到自己心满意足为止。

src=宫泽贤治是日本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诗人与儿童文学巨匠,日本各地的小学、初中的国语课本都可见其作品,高中国文教材则可见他的诗歌,日本不论哪一阶层哪一年代的人,都能朗诵他那首《何惧风雨》的诗歌,也或多或少读过他的作品。

这位文学巨匠仅活了三十七个年头,一位生前默默无闻的写作者,死后却成了代表日本的国民作家,被认为是日本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日本国内甚至成立了 宫泽贤治纪念馆 。其作品已被翻译成英、德、法等多种语言。

《银河铁道之夜》直到 1933 年宫泽贤治去世前仍然在修改中,因此被称为永远没有完结的童话故事。全书充满了象征和隐喻,沉浸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在瑰丽的意向中包含了对于爱、幸福、生命和死亡的终极思考。宫泽贤治的作品风格极具幻想色彩,在孩子看来是梦境一般唯美的故事,在大人看来则充满理想主义,蕴含着深刻的悲悯。

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幸福?哪怕是再伤心的事,只要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不管是上山还是下山,都是朝向真正的幸福迈出的坚实脚步。 灯塔看守人安慰道。

无论计算机如何强大,AI 都不能替代人类去感受和表达。正是这些大师们付出了毕生心血的创作的童话,像一束阳光照进童年,让我们的童年充满了瑰丽的想象和温柔的诗意,给了我们面人生、走向更广阔世界的力量和勇气。如今,我们也把这一份从童年带来的感动传递给孩子们,帮助他们在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坚守自己作为 人 的精神价值。

4 月 2 日,在纪念安徒生的同时,让我们向所有专心为孩子写作的文学大师们致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