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新海诚的《铃芽之旅》是谁的错?

《铃芽之旅》在国内上映后,仅仅 3 天就吸引了超过 1000 万人次观影,票房突破了 3.4 亿元人民币,目前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

惊讶于中国粉丝的热情,27 号新海诚在自己推特上由衷表示感谢,并用中文在宣传海报写了一句 谢谢你中国!

src=仔细看海报的话,你会发现男女主身后的背景被杂草、浪潮、星轨以及停在屋顶上的渔船所填满,是非常富有新海诚特色的细腻场景。

然而这般非现实的场景却来自十多年一场影响深远的地震—— 311 东日本大震灾,那次地震所引发的海啸导致了福岛核电站事故,一并被揭开日本政府的腐败无能所引发的人祸,影响至今。

src=当时岩手县大槌町赤浜的一艘观光游艇被 22 米高的海啸冲上二层民宿屋顶,事后却完好无损,成为了天灾来过人间的地标证明。

所以打从一开始,新海诚的《铃芽之旅》便直白地宣告,这是一部直面日本 311 地震的电影。

这周日趁着有空,我也去电影院支持了一下诚哥,就随便聊聊电影吧(剧透提示:文章不可避免带剧透,建议还是先看过小说或者电影比较好)。

《铃芽之旅》讲述的是一个名叫 铃芽 的少女,遇见了四处旅行的青年 草太 ,仿佛被命运引导一般,他们一边关上引发灾祸的 门 ,一边在日本全国旅行的故事。

src=src=作为一部公路片,剧情脉络非常清晰。甚至在我看来就跟《魔卡少女樱》差不多——把电影里 闭门师 代入像什么 光能使者 神龙斗士 之类冒险故事也行,还更方便理解一些。

少年少女无意间解开了某样东西(要石)的封印,为了收拾烂摊子,带着会说话的非人伙伴(三条腿的椅子)四处奔波,旅途中收获友情,并最终解开心结——几乎都是类似的套路。

所有内容压缩在《铃芽之旅》2 小时的电影体验里,看完我相信没有人会吐槽看不懂的,网上的批评也几乎集中在 爱情线铺垫不够 ,以及 中期推进节奏太快 上面。

大家对《铃芽之旅》的评价相当微妙。说好吧,也没有期待中那么好,很多人觉得还不如《你的名字。》;说差吧,也算是合格的商业动画,美术音乐拉满了,肯定是值回票价的。

实际上,电影最初在日本上映时候,看过片子的国人观众意见就已经非常两极分化,觉得剧情发展突兀得有些 莫名其妙 ,直接看麻了。不过我觉得对于部分观众来说,在新海诚电影面前 感到莫名其妙 反倒是一种幸运。

新海诚本人是个十足的文青,多愁善感的宅男,而且还是村上春树的铁杆书迷,他的电影里多有致敬之处——这在日本那边不是什么秘密。

比如《云之彼端 约定的地方》neta 了村上的小说《在约定的场所》,《天气之子》里的 100% 晴天女子 neta 了短篇《遇见百分百的女孩》。

src=作为一个高产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经常用着轻快的童话笔调,写着骇人听闻的短篇,初看莫名其妙。

比如这次《铃芽之旅》里的一个核心设定——引发地震灾害的大蚯蚓(蚓厄),它会从门里喷涌而出,吸收地气不断膨大自己,待到支撑不住时跌落下来,从而引发地震。

铃芽带着变成椅子的草太,到处阻止蚯蚓引发地震的桥段,明显参考了《神的孩子全跳舞》里的短篇之一《青蛙君救东京》。

src=src=小说的主人公 片桐 是个普通上班族,下班回家见到一只高两米的青蛙君在等他,并被告知三天后东京将发生大地震,地震的原因就在于地底下一只大蚯蚓。

它长年累月吸纳种种仇恨而变得无比巨大, 一皱肚皮就地震 ,神户大地震吵醒了大蚯蚓,马上就要在东京搞事。青蛙君请求片桐跟着一起钻到地下击败蚯蚓,助它一臂之力。

然后镜头一转,不省人事的片桐在病房醒来,原来他们已经阻止了地震,但片桐也失去了战斗的记忆,事后听着青蛙君将冒险经历娓娓道来……

src=全书一共有 6 篇短篇小说,基本都是以1995 年日本阪神大地震(大阪、神户)为背景,描写经历巨变的人们对自己以往生活的重新认识。写作的契机则来自村上的个人体验。

村上春树虽然生于京都,但是出生不久后就搬到了神户,并在那里长大,神户可以说是他的故乡。地震发生时他人在美国,急急忙忙给父母打电话,得知平安的消息才安下心来。虽非地震亲历者,却也无疑震撼了他。

不是么?明天没准发生地震,没准给外星人领走,没准被熊瞎子吃掉。谁都不晓得会发生什么 (出自《UFO 飞落钏路》),地震让人认识到了此前不曾自觉的浮游感和封闭的心,随之在社会上蔓延的还有一种深深的空虚。

在书的最后,村上给出的答案是:爱,只有爱才能使遭受重创的心灵获得再生,才能使人走出地震心理阴影。按他的说法就是, 要描绘温情鼓励的类似 moral(寓意)那样的东西,而不是直接 message(传达)。

src=后来在几原邦彦的《回转企鹅罐》(2011 年)里,《青蛙君救东京》也多次作为一种意象出现。巧合的是,动画播放的那一年发生了 311 大地震。

这场地震也是后来《你的名字。》《天气之子》《铃芽之旅》被称为新海诚灾难三部曲 的出发点。三部电影有一个相近的框架,便是用个人的友情 / 爱情来治愈灾难的心理创伤。

新海诚曾表示, 名为‘东日本大地震’的地震,大到震动了整个日本的东部。住在东京的我,不是直接受害者,但 3 月 11 日的地震改变了我自己的思考方式。

src=大地震发生时,我很担心东北受灾地区的人们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同时也为我没有受到灾难而感到宽慰,所有的这些情绪混合在一起,让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内疚感,并一直停留在我的心里。

这份感受当时在新海诚脑海里挥之不去,《铃芽之旅》小说的后记里他反复问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是那个人受灾,不是我?这样就结束了吗?可以继续逃避成功吗?自己是不是装作不知道?该怎么做?当时该做什么?

我们可以看到,新海诚灾难三部曲的前两部,故事核心都是基于一种对抗性的狂想。

src=《你的名字。》抛出了一个改变过去的机会:如果当时我能做点什么,那么大家是不是就会没事了?

《天气之子》抛出了一个类似电车难题的抉择:如果当时我能够选择,是不是可以选择想要的生活?

而到了《铃芽之旅》,这种电车难题的抉择更为复杂:铃芽短暂犹豫后把男主用来东京的蚯蚓(男主和几百万人选哪一个?),灾难平息后又非得把男主拔出来(于心不忍,想把自己换到轨道上)。

src=并且相比陨石与水灾,地震是一种更普遍性的灾难事件,存在于现实的过去、现在、未来——三部曲叙事成立的基础便是日本密集的自然灾害和狭窄的地理空间。

剧情中的蚯蚓是一种灾厄的具象化,代表的是没有因果、没有善恶、喜怒无常的大自然力量,它以近乎随机的概率落到每个日本人头上。

就跟奥特曼里的怪兽们总是袭击东京一样,这种自然暴力需要全体日本人共同分担——你会倒霉,我也会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