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真正的丑小鸭的故事

我坚定地认为,安徒生童话里提到的丑小鸭,就是疣鼻天鹅的雏鸟。这种优雅的大鹅很早以前就在欧洲的许多地方成了留鸟,甚至在城市的河流里生活和繁衍。这肯定给安徒生提供了创作的题材。

我同样认为,疣鼻天鹅是几种天鹅中最具特色的,只有它会将翅膀如帆那样耸起,长颈弯曲后的样子让胸部挺拔,加上同族中最大的体型,简直就是最懂得形体美的尤物!直到后来有机会长时间观察它们的行为,才知道这样的姿态就跟孔雀的开屏一样,并不是摆给人类看的,而是一种竞争姿态。

今年春天,动物园的一对疣鼻天鹅在一个很便于观察的位置上做了一个窝,于是我对它们的生活进行了跟踪记录,拍摄到很多有趣的镜头跟大家分享,遗憾的是推文中不能支持太多的视频格式,只能挑选一些图片作为补充。

西方有一种说法,就是(疣鼻)天鹅只有在临死前才会唱一首悲歌,所以英语的swan song(天鹅之歌)意味着一个诗人、音乐家或作家的最后一部作品(绝唱)。听起来很有点凄美的味道,而实际上它就是个故事。天鹅在兴奋的时候会发出我们能听到的声音,虽然这声音以人的标准看来不算动听,但对于没有听过天鹅之歌的人来说,无疑是很新鲜的。

(疣鼻)天鹅唱歌不行,舞蹈技艺在所有的雁鸭大家族中还是超群的,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辣么唯美,看来也是有现实素材作为依据的。

这里要奉献一段视频,请大家欣赏久闻其名的天鹅之舞,以及难得一闻的天鹅之“歌”。

疣鼻天鹅的求偶极具仪式感,这在水禽中是罕见的,就像鹤类的舞蹈那样讲究配合。这样的仪式感或许也是未来彼此配偶关系十分稳固的基础,疣鼻天鹅的求偶仪式极度讲究默契和节奏,当然,这样的描述比较抽象,接着看视频吧……完整的视屏历时较长,这里不得不忍痛剪辑,选择更有特色的后半段。

疣鼻天鹅是两性共同筑巢,分工十分明确:由雄性收集和搬运巢材,雌性负责搭建。巢在孵蛋的过程中还会进行不断的修缮,这种行为本身也是维系情感的手段。

孵蛋的工作主要由雌性担任,雄性会在巢周围警戒,驱赶离巢太近的不怀好意者。

疣鼻天鹅属于多产鸟类,每窝可以产下多至7枚蛋。我观察的这一窝有5枚蛋,还加上了羽毛的衬垫。这期间也是天鹅的换羽期,脱落的羽毛正好可以用来作为保温的巢材。

雌鸟离巢觅食的时候,雄鸟在窝边看护。它的任务是看家,基本上不参与孵蛋,但在雁鸭大家族中,这已经算是承担家务较多的雄性了。

天鹅的孵化期大约是35天左右,这期间雄鸟每天亢奋地在巢区附近游弋,雌鸟除了吃喝,基本上都是在窝里待着。

那天我见到一个不太好的情况,到了预计雏鸟出壳的时间,未见小天鹅的动静,却有一些苍蝇在附近挥之不去,我估计是蛋出了问题,没孵出来,发臭了……

最后决定赶开赖在窝里的雌鸟看一看,结果发现窝里只剩一只湿漉漉的雏鸟和一枚已经破裂发臭的蛋,剩下的蛋不知去向,估计也是发臭后被移出了。雌鸟的胸前被蛋液污染成黄色,由于它坚持要孵化另一枚已经没有希望的蛋,雏鸟被压在身下估计超过一天了,其背部的羽毛也被捂得又湿又脏。

我们估计了一下情况,如果听任不管,存活的唯一那只雏鸟也会因为等不到本来该一起出生的兄弟,而被饿死在雌鸟肚子下。图片上可见雏鸟的羽毛只有朝下的胸前是干的,其余部分都湿透了,看起来是真的丑。为了保证它的成活,我们决定将它拿出进行人工哺育。虽然这样我的观察记录就不够完美,看不到一堆毛茸茸的雏鸟待在雄鸟立起的翅膀羽毛之间的那种有趣情景了,但是我别无选择。

在很多唯美视频中选择这一段是经过再三权衡的(一篇文章中顶多只能有3段视频),在保育员即将拿走雏鸟的那一刻,雌鸟在雏鸟身上狠狠地踩的那一脚,令我十分震撼。那应该是母亲给孩子上的第一课:自然界是残酷的,快起来!不然就得死!

天鹅夫妇当然不会知道我们的行为为了是帮助拯救它们的孩子,它们过于执着的行为已经让雏鸟变得虚弱,好在它们还会在动物园生活很多年,以后会诞生很多丑小鸭,我的观察记录最终也会弥补缺憾。

在保温环境中羽毛被弄干的小家伙。角落里是一只黑天鹅的雏鸟,特意给它作伴的。疣鼻天鹅雏鸟的脚真的像安徒生童话里描述的那样超大无比,眼睛周围的羽毛也是永远都洗不干净的样子,真的是很丑的“小鸭”。

这是它的近照,依然很丑,或许还在回味母亲的那一脚,让我们从浪漫的故事中体会到自然的残酷和真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