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与大人的童话故事

半年前参加了一个征文比赛,最近接到了入围通知。看了入围作品的名称,一头雾水。心想,怎么写得那么吃力的短篇小说和散文都入围不了,反而让儿童故事给入围了。心里想着,犹似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写童话故事其实很难,你不能把小孩看得太简单,他们实在太懂大人的世界了。从前小时候,读的那些儿童经典故事,现在的孩子都不上当了。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的结局,被演绎得俗滥,看久了,孩子大概会问,怎么白雪公主那么笨,或者说,白马王子会真心爱白雪公主吗?

轮到自己写童话故事,心里还真是有些亏了谁的感觉。害怕写不好,然却又矛盾的写完。入围了,有点小开心,但不强烈。重读那篇猫与耗子彼此怜悯的故事,才觉得自己将故事写得太晦暗了,纵然有光,但不太灿烂。我想,现在的儿童文学也不是给孩子看的,倒是成人对这样的故事有着各种过去的缅怀。毕竟童年已逝,而我们所能追寻的,或许是在那些故事里再寻一次记忆翻新的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