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徒生博物馆:用安徒生的手法讲述的故事

安徒生陪伴了太多数人的童年和少年,他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更是写进了教科书。他的故事也激励了一代代充满创意的小脑袋。丹麦的安徒生博物馆也一度成为无数人的朝圣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科技的发展,人们对这个博物馆有了新的期待,于是,博物馆旧貌换新颜,彻底改变了模样。今天蓝裕文化主题开发设计院要为大家带来的就是这个新博物馆的精彩。

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1805年4月2日-1875年8月4日),4月2日是安徒生的诞辰日。这位享誉世界的伟大作家一生创造了无数的童话故事,被誉为“世界儿童文学的太阳”。安徒生的童话激发了无数少年的想象力,让我们的童年在奇妙的童话世界中获得特别的勇气和力量。

为了纪念这位童话大王,在他的故乡欧登塞,一座全新的安徒生博物馆已经完工,将于2021年夏季正式面世。这是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及其团队所设计的作品,三分之二的建筑藏于地下,地面上预留出的魔法花园中,交织着大树、草坪、方形树篱和大灌木。整体建筑由一系列可以穿行的圆柱体量组成,玻璃和木格做成幕墙包围着下沉的花园。这种设计以大自然为材料,为建筑赋予生命力,模糊建筑层级的同时也模糊了与自然的边界,带领我们开启一段前往安徒生童话世界的奇妙旅程。

这座博物馆,就像是安徒生本人亲自设计出的模样:有自然生长的森林草木、精巧设计的北欧建筑、行走其中存在于每个角落的童话展陈……大人小孩都可以在这里了解安徒生的故事,更能找到童话世界里的童心童趣。

设计灵感来自于安徒生童话《打火匣》。在这个童话中,一棵树揭示了一个地下世界,因此博物馆也被分为地上和地下两个空间,地面上是童话的投影,神奇的童话世界下沉到地下,树篱串起他们的联系,通过这样的空间和场景的设置,将安徒生的童话故事讲述出来。这种“上下”之间的分离和共存,也如同安徒生的童话故事一样,“二元性”贯穿博物馆空间始终。

整体建筑采用了圆形几何元素的策略,用一系列圆形元素构建起整座博物馆,让故事没有突出的中心,空间之间的层级也被模糊。这样的空间链接让参观者似乎感觉迷失在安徒生的童话故事之中。同时,整座建筑给人一种俯瞰的感觉,好像鸟儿飞过时的视角,但参观者依然需要走到里面才能看清楚建筑真实的样貌。

博物馆策展人亨里克·吕克这样讲道:“博物馆并非讲述安徒生其人,而是像安徒生一样讲述童话世界。用现代方式真实鲜活地描绘那些童线世纪从他笔下诞生时那般生动美好。”

博物馆全方位展示了安徒生的坎坷生平:被过度浪漫化的童年、无果的感情经历,以及他是如何在人生中觉醒、出走和寻找归属。

隈研吾认为:“安徒生传达给我们的是:哪怕在平庸的日常生活里,我们也能寻梦并实现梦想。博物馆试图通过它微不足道的规模,展示安徒生所说的那种梦想,即从一个小世界突然看到更大的宇宙。”

这座博物馆不同于传统意义的博物馆,并没有将陈列的物件作为主角,而是把安徒生文学世界搬进空间关系里,将自然、建筑、展览三大元素巧妙融合,像是从安徒生的奇思妙想中蹦出来的童话屋。

这个博物馆正是吸收了这一特点——比如有生命的树篱,也是没生命的建筑结构一部分。魔幻与现实、上与下、里与外、文化与自然……都将在这里模糊化,一切只能等你亲自感受。

博物馆占地5600㎡,有三分之二将位于地下,为宽敞的室外空间(包括下沉的庭院)留出空间。

博物馆由一系列圆柱结构组成,木质柱子代表着森林中的树干,透过玻璃幕墙,可以和外部自然环境“对话”,也可以感受不同光线带来的空间变化体验……所有绿色元素无一不在强调“自然”与“可持续”。

这种设计不仅将现代建筑、自然和童话巧妙结合,更是提醒人们“探索自我和外界的关系”。

从环境的沉浸到故事的沉浸,蓝裕文化主题开发设计院认为,新安徒生博物馆是一座与安徒生童话世界建立联系的新桥梁。

走进安徒生笔墨描绘的文学世界,身临其境地感受由建筑、花园和展览组成的艺术空间——在这里,游客将与安徒生童话世界之间建立新的联系,碰撞出新的火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