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心得:格林童话和《加德满都的狗》片断

最近重读到《格林童话》,发现里面的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基本上都是千遍一律的,最后的结局都是“王子和公主最后都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的视角来看,这怎么可能呢?作家林清玄曾说:“幸福不是结局而是方向。”我和他的观点一样,不过他的观点略带诗意,我的观点则带有强烈的现实。

王子与公主结婚之后,他们要经营家庭,保持地位,要努力保住权利,为了保住权利于是有了宫斗剧。就像秦朝的“沙丘之谋”;晋朝的“八王这乱”;唐朝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事变”;明朝朱棣起兵“靖难”;慈禧的“辛酉政变”等等从西周到清朝,中国古代发生过170多次大小政变,宫廷生活可以说是步步惊心、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王子和公主除非能熬到先皇驾崩,他们当上皇帝、皇后,即使贵为皇帝、皇后;国王、王后也不可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他们相互提防着,他们臣民们相互提防、斗争着。

我们读小学的时候,家长总是对我说:现在努力打好基础,将来上初中就轻松了;到了初中,家长总是说:好好努力,将来考个好的高中就轻松了;到了高中,这长总是说:好好努力,将来考个好的大学,有了工作就轻松了。大学并不轻松,参加工作之后更是接下就是成家,培养小孩,小孩读书,直到大学,参加工作。我发现我就从来没有轻松过,从来就没有幸福过,幸福仿佛永远在遥远的山那边。

小孩的思维是非常简单的,他们对眼前事物的认知就像简笔画,我真怀念童年,经历了人世间的磨难和社会的毒打,才知道天真无邪才是幸福。一读到“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心里就充满一种特殊的感动,希望自己也过上王子一样的幸福生活。是的,童年听故事和读书的日子比黄金还贵。

季羡林先生在《加德满都的狗》中提到:“母亲养的一条狗,母亲逝世以后,故乡的家已经空无一人,母亲养的狗却仍然日日夜夜卧在家门口,守着不走,女主人已经离开人世,再没有人喂它了。它好像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它坚决宁愿忍饥挨饿,也绝不离开我们那破烂的家门口。黄昏时分,我形单影只从村内走回家来,屋子里摆着母亲的棺材门口卧着这一只失去主人的狗,眼泪汪汪的望着我这个失去了慈母的孩子,有气无力地摇摆着尾巴,嗅我的脚。茫茫宇宙,好像只剩下这只狗和我。”

行文至此,死亡与忠诚的主题已经升华为让人止不住眼泪的激情。不过作者行文一转,他说他“背叛”了这条狗,他把这条狗抛弃了,然后独自去了大城市。他不只是抛弃狗那么简单,而是把一个人的良知、悲悯也彻底地抛弃了。你可以不带这条狗走,但是你可以为狗在当地找到一个家,让当地亲属、邻居帮助照顾一下狗子,让它不至于沦为野狗,或葬身于乞丐的饥肠之中。

作者继续写道:“我迁居大城市以后,看到的狗渐渐少起来了。最近多少年以来,北京根本不许养狗,狗简直成了稀有动物,只有到动物园才能欣赏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到了加德满都以后,汽车一驶离机场,驶入市内,在不算太宽敞的马路两旁就看到了大狗、小狗、黑狗、黄狗,在一群衣履比较随便的小孩们中间,摇尾乞食,低头觅食。这是一件小事,却使我喜出忘外:久未晤面的亲爱的狗竟在万里之外的异域会面了。夜晚,甜蜜的犬吠声一直把我送入我在加德满都过的第一夜的梦中。”

作者对当年的无情无义作了补救或掩饰,想用当下所见的狗群来冲淡对母亲养的那条狗的愧疚,其实是办不到的。不管文章读到那里,我心中始终想到的是他母亲养的那条忠诚中华田园犬,而不是外国的一大群摇尾乞怜的狗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